肺炎疫情:在疫苗到来之前,未来的旅游是什么样子

No comments

日光浴者要用有机玻璃互相隔开,坐飞机之前要验血和全身喷洒消毒剂……这些听起来好极端,但却是旅游业界里的一些人为了在全球解封之后让度假游客感到安全和舒适,切切实实在研究考虑的措施。
要说国际旅游什么时候会重启,现在还为时尚早——比如,阿根廷就将禁飞令延长至9月,而英国一名部长级官员则说,他最近都不会去预订夏季的度假旅游。

但是,当跨境旅游能够重新开始的时候,它将会是什么样子?

以下这些是你可能将看到的。

机场
很多地方的机场,包括伦敦在内,都已经根据政府指引采取措施,服务必须出行的旅客,所以这些措施可能听起来已经很熟悉。

其中包括在任何时候都要保持一至两米的距离(住在一起的人除外),机场多个地方设有消毒洗手液,以及尽量将旅客更平均地分流至各个航站楼。

在美国,运输安全管理局(TSA)称,在安检前和安检后,旅客都应该洗手,并持续20秒——这是依据官方指引。

不过,香港国际机场已经在测试全身消毒装置。香港机场表示,这个装置能够在40秒对用户进行消毒,方法是喷洒消毒剂,杀死皮肤和衣服上的细菌和病毒。

肺炎疫情:牛津大学疫苗“或年底前供有限使用”
肺炎疫情:全球各国新冠疫苗研发进展到了什么程度
疫情过后的世界:提早4小时到机场报到登机
肺炎疫情:在飞机上要如何维持安全社交距离?
肺炎疫情:取消旅游行程 消费者有何权益?
为何航空公司故意拉长航班时刻表?该机场还在试用自动清洁机器人,它会到处移动,用紫外线杀死微生物。类似的机器人已经在临时医院病房里试用过。

有电子传真机亭的机场还鼓励旅客尽可能地使用这些机器,以避免非必要的人际接触。

大多数机场都要在大楼各处展示海报,对相关措施指引进行解释说明。

无畏旅游集团(Intrepid travel group)的首席执行官桑顿(James Thornton)表示,由于更严格的检查程序,在机场通关的过程很有可能会用时更长。

“就像过机器之前将液体和电子设备取出来一样,新社交距离指引可能也会成为常态,”他说,“我们还有可能看到免疫护照的出现。”

今年较早前,数家机场宣布,它们将引入“热能探测”来试图阻止病毒从境外输入造成的进一步扩散。

不过,专家对这套程序的有效性却看法不一,因为有一些人是无症状感染者,而且也有很多机场并不会引入这套程序。

但是,有些公司则会多走一步。阿联酋航空(Emirates)会在迪拜机场为乘客在登机前提供快速的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测试。阿联酋航空表示,测试能够在10分钟之内得出结果。

飞机上
当你在飞机上就坐时,乘务员通常挂在脸上的微笑,你就只能靠想象了,因为他们大多数将会戴上口罩。

你可能也会选择报以微笑,但是你也很可能戴着一个口罩——因为越来越多的国家都建议这样做。

与此同时,你的心情应该会相对放松一些,因为你知道大多数主要航空公司都会加强清洁和消毒程序,让你的小桌板、座椅和安全带都得到恰当的消毒。如果你在大韩航空(Korean Air)订了机票,看见机舱走廊上有人穿着全身防护服(PPE)时不要惊讶,因为该航空公司表示,有计划为机舱工作人员提供防护服、手套和护目镜。

此外,或许现在你会比平常更加乐于看见你旁边的座位上没有人,因为多数航空公司都表示,航班不会全部订满,中间座位也会保持空缺(至少这是个好的开始)。

途易航空(TUI Airline)一名仅愿意透露名字克里斯蒂安(Christian)的飞行员表示,虽然在飞机上将乘客摊分开来在社交距离指引上是合情理的,但是它可能会被证明是“成本巨大”的。

“失去三分之一的座位意味着,要么是航空公司亏本经营,要么是我们回到往日巴黎飞尼斯来回机票售价相当于如今的1000英镑(1145欧元;1245美元)的美好旧时光。”

克里斯蒂安表示,那些非常依赖旅游业的国家已经在联系运营商。“我相信我们将会在这个季节末尾看到航空业的小规模重开,部分地点的航线将会重新开始运行。”

到达之后
在意大利的一个海滩度假,听起来如何?实情是,你可能要在一块一块高高立起来的有机玻璃中间穿行。这些玻璃将会用来分隔日光浴者,你得在这样的情境中找到沙滩上的阴凉地点。

“我看到过草图,”北欧旅游业研究学院(Institute for Tourism Research)的厄尔夫·桑塔格(Ulf Sonntag)说,“在意大利,他们正在认真考虑这个想法。”

桑塔格说,欧洲的很多地方也在研究如何在酒店里管理客人的方法,包括只允许相邻的酒店间隔开放,或者同一楼内的房间间隔开放入住等。

“如果核心目标是保持社交距离,那他们就要遵守这个规则。看起来地中海度假酒店的泳池是不会开放了,”他补充说。

餐厅则在考虑将餐桌分得更开,而葡萄牙酒店连锁集团维拉家乐(Vila Gale)表示,该集团已经在“囤积洗手液”和“起草一份单点菜单代替自助餐”。

尼科拉斯·西普萨斯(Nikolaos Sipsas)是雅典的一名医学教授,他同意自助餐是一个大风险,此外泳池、酒吧和海滩也是。

“我看到希腊海滩的人很稀疏,换句话说就是,游客是有的,但是他们不会离彼此很近。我们不会看到出现有秩序的海滩上人们紧挨着彼此躺在沙滩上的情况。”

该如何调适“解封”后的心理健康及焦虑
历史学家眼中的冠状病毒“政治危机”和后疫情世界
另一些欧洲国家则在讨论用所谓的“旅游通道”来连通受新冠病毒影响最小的国家和地区。

比如,克罗地亚已经表示,可能会向来自捷克和斯洛伐克的游客提供特别通道,在今夏来享用该国的海滩。

旅游会从此改变吗?
以上这些假想中的旅游方式,你或许听起来并不喜欢,而且不喜欢的很可能不止你一个。事实是,未来有很多的假期更有可能要在家乡度过。

“人们很可能会较少出国旅游了,曾经被称为‘宅度假’(staycation)的方式可能会变成常态,”英国旅游运营商Fresh Eyes的创办人安迪·卢瑟福德(Andy Rutherford)说。

卢瑟福德说,在疫症全球大流行之下,游轮、滑雪假期和长距离飞行可能都将失去吸引力,特别是在焦点重新回到绿色科技以及应对气候变化的当下:“我们对旅游的支持将建立在互相尊重、团结和负责的基础上。”

桑塔格也同意,全球大流行可能会令人们的习惯发生改变:“本国游可能会令人们意识到,你不一定总是要去那么远。”

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最近的一项调查发现,60%的受访者表示会在冠状病毒受到控制之后等两个月再订机票——40%的人则表示会至少等六个月。

已经在全球范围裁员10%的波音(Boeing)公司表示,至少在2023年之前都不期望航空出行会回到2019年的水平。

英国航空(British Airways)的母公司国际航空集团(IAG)则表示,这个过程可能会需要“好几年”。

Comments are closed.